<del id="jrjd3"></del>

      <ruby id="jrjd3"></ruby>

        <em id="jrjd3"></em>
       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  第53章 米可的身世(1)
        ????“是東瑜呀,十幾年沒看到你了,怎么突然回來了?”

        ?????“陳伯,我弟弟是不是回來過?”

        ?????“你說你弟弟呀,我沒見過他,不過聽說他有一次在你媽的墳頭哭了整整一下午?!?br>
        ?????“清明節的時候他是不是也回來過?”

        ?????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今年清明節你不是讓老周家的小川替你回來祭祖的嗎?”

        ?????孫東瑜沒有再問什么,她給周小川打了一個電話,孫東瑜平靜地告訴周小川,說:“周小川,我回重慶了,我什么都知道了?!敝苄〈▍s說:“東瑜,我欠你的,我會用一生來還的?!睂O東瑜說:“阿成聯系過你了吧?”周小川說:“我已經回到了S市,阿成做的那些事我真的不知道,你放心,我會給他一個交代?!睂O東瑜聽了火冒三丈,對著電話大吼起來,“你個笨蛋,誰讓你給他交代了,你又不欠他什么,周小川,我警告你,在我回去之前你最好什么也別干,否則的話,別怪我到時候跟你恩斷義絕?!?br>
        ?????鄭志敏沒想到孫東瑜會這么決絕。他看到羽凡的時候,以為孫東瑜已經回來了。然而接下來的半個月,他們包括陸輕繁在內沒人能夠打通孫東瑜的電話。鄭志敏最近越發往陸家跑了,他期待有一天會像上次羽凡的出現一樣,奇跡再次降臨。

        ?????然而,當他這天接到米可的電話,米可告訴她家里出事了。鄭志敏趕過去,發現一切已經亂套了。鄭志敏一看到陸家多出現的那個女人,他就知道一切都包不住了。

        ?????陸輕繁坐在一旁,冷眼旁觀著陸伯謙和這女人的對峙。他心里對父親的處境忽然有種報復的快感,曾經陸伯謙是那樣義正言辭地反對孫東瑜,今日輪到了他自己了。

        ?????“陸伯謙,你躲了我二十多年,還是被我找到了?!?br>
        ?????“當初你選擇了錢,還有臉面說今日這些話嗎?”

        ?????“我是選擇了錢,可是那也是受你蠱惑的,現在我只想要回那個孩子?!?br>
        ?????“豈有此理,當年你說不要就不要,現在說要就要?!?br>
        ?????“哈哈哈……”女人大笑,走到陸米可面前,她伸手摸著陸米可的臉,忽然轉過身子,憤怒地看盯著陸伯謙,一字一句地說:“陸伯謙,別逼我把你當年的丑事說出來,這對我們大家都沒好處?!?br>
        ?????陸輕繁眼見父親臉色越來越紅,他適時地站了起來,說:“張女士,有事到我的事務所去談吧?!睆堄窳嵴f:“不用了,當著你們一家人的面,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要揭開陸伯謙的真面目,陸伯謙,我再問最后一次,你愿不愿意把那個孩子還給我?”

        ?????“張玉玲,那孩子早就死了,在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死了?!?br>
        ?????張玉玲盯著陸伯謙,忽然指著陸米可,說:“你胡說,那她又是哪來的?”

        ?????“她是我在醫院門口撿來的?!?br>
        ?????“我不信,”張玉玲走到陸米可跟前,她抓住陸米可的手,“我不信,我要去做親子鑒定?!?br>
        ?????陸米可甩掉張玉玲的手,喊道:“誰要跟你去做親子鑒定了?”

        ?????以前鄭志敏只知道陸米可是陸伯謙的私生女,但現在情況似乎又有點不一樣了。就在大家僵持不下時,一直沉默的陸母出聲打破了局面。

        ?????“張玉玲,你還記得我對吧?當年你跟著你的導師也就是到家門,在家門口對老師大聲表白這件事,你還記得吧?”

        ?????張玉玲看著陸母,有些不安地說道:“你、你……”

        ?????“我還清楚地記得那天是星期五,你對我說‘你已經是明日黃花了,請你把導師讓給我,我比你更愛他’,當時我只當你是一時糊涂,把你勸走了,后來你還親自登門道歉了,我以為事情就這么過去了?!闭f到此處,陸母嘆了一口氣,轉身面對著陸伯謙,說:“直到有一天,我在你的衣服上發現了女人的長頭發,我才知道你背叛了我?!?br>
        ?????張玉玲笑了起來,說:“不錯,當年你的確是相當大度,我還一度覺得慚愧,可是后來陸伯謙都做了些什么,你們都知道嗎?”

        ?????“他對不起的人是我,和他們無關,張玉玲,今天就到此為止吧,那孩子當年確實已經死了?!?br>
        ?????張玉玲沒有理陸母,她看著陸輕繁,說:“我聽說你是個律師,我跟你談?!标戄p繁應道:“很好,我們去事務所談?!?br>
        ?????陸輕繁驅車帶著張玉玲來到事務所,在辦公室里他將門反鎖了起來,張玉玲嘲笑陸輕繁,“你害怕家丑外揚??!”陸輕繁說:“如果你不想讓大家都知道你當年勾引導師,那就把門打開好了?!睆堄窳崂湫σ宦?,卻沒有再說門的事了。

        ?????陸輕繁開門見山,直切重點地對張玉玲說:“說吧,二十多年不出現,突然再出現,到底是為了什么?”張玉玲一笑,贊揚了陸輕繁一句,“不愧是個律師,如果當年要不是你父親不讓我通過論文,我說不定現在也是個有名的律師了?!?br>
        ?????“這么說你非常恨我父親吧?”

        ?????“恨,怎么不恨,他毀了我一輩子?!睆堄窳嶙兊糜行┘悠饋?,陸輕繁遞給了她一杯水。

        ?????“你認為米可是你的孩子?”

        ?????“是?!?br>
        ?????“但你的孩子不是剛生下來就死了嗎?”

        ?????“那是你父親騙了我,當年他死活不愿意要那個孩子,多次逼我打掉他,我千方百計瞞著他才把孩子生下來了,他還因此恨我騙了他,在畢業論文時故意不給我通過?!?br>
        ?????“這么說你是最近才知道那孩子沒死的消息的?”

        ?????張玉玲忽然笑了起來,“你真的很聰明,我是最近才知道的,之所以二十多年都沒來你家就是以為那孩子已經沒了,聽說你也有個兒子,如果你的兒子也突然沒了,你就會知道這種感覺的?!?br>
        ?????“所以你這次來就是要那個孩子的,也就是你認為的米可?”

        ?????“那又怎么樣?沒想到你父親居然一口否定了?!?br>
        ?????“如果米可不是那孩子呢?”

        ?????“除非我看到親子鑒定報告,”張玉玲的話鋒一轉,笑道:“陸輕繁,我知道你厲害,可我張玉玲也不是吃素的,如果這件事你不給我一個交代,我肯定把你們全家鬧得雞犬不寧?!?br>
        ?????然后,張玉玲向陸輕繁講述了她和陸伯謙過去發生的事情。從張玉玲第一次見陸伯謙到對陸伯謙產生愛慕,再到上門表白,然后兩人在一起,最后分手決裂的所有細節,甚至在講述過程中張玉玲還提到了少年時期的陸輕繁。
        5544444